庭雀/芬奇,退休文手。
我追逐,我叫喊,我渴望抓住我自身的万分之一。

我的心就如同这张面孔,一半纯白,一半阴影。我可以选择让你看见,也可以选择不让你看见。就像是个巨大的马戏团,它让你兴奋,却让我惶恐。因为我知道散场后永远是——有限温存,无限辛酸。——卓别林


评论
热度(1)

© 劣质芬奇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