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雀/芬奇,退休文手。
我追逐,我叫喊,我渴望抓住我自身的万分之一。

消化酶

酸涩、

恶臭、

蜜甜。

我吞吃了,

三百七十二个。


头晕、

目眩、

麻木。

你剖开我,

三百七十二次。


钥匙在我胃里,

沾满酸液。

你急切的渴望

生出

三百七十二张嘴唇,

说你已然感到恐惧,

想逃离、

想触发

我的桑代克答案。


我的帽子,

系着善良且温和的缎带,

它时时闪光,

拥有星星色彩。

我的头颅,

被你塞在里面,

你的泪,

常常浸透我,

我呼吸,

误以为被溺死在

海洋里头。

那里有

很多

很多的

盐。


评论
热度(6)

© 劣质芬奇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