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雀/芬奇,退休文手。
我追逐,我叫喊,我渴望抓住我自身的万分之一。

口香糖

自诩全知全能的埃普考西亚大人正在嚼口香糖,他头发凌乱、神情慵懒,牙齿与舌头与嘴中的固态咀嚼型糖果缠绵时发出啧啧声响,这一切都令一旁的维克多·沃尔兹难以忍受。埃普考西亚在她离开房间之前终于好心地把一点目光从他的手机分到维克多淡然的脸上,旋即了然地一勾嘴角,指尖在屏幕上极为轻巧地一敲。


一阵沉默,埃普考西亚古怪的银白眼睫半盖住他血红色的瞳孔,维克多隐忍着并回以友好的一笑,恶魔的狂笑在她敷衍了事时爆发,女人尖叫、酒瓶碎裂、接线员冷静得近乎漠然的询问……这位沃尔兹小姐有一瞬间的错觉以为那是所有惊人而阴森的声音炸裂了开来,她的表面很快恢复了平静,内心是一片无法力挽的狂澜。


“说你想说的——我的朋友。”埃普考西亚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维克多暗地里诅咒他的笑声会撕裂他的胸膛,埃普考西亚动作做作地把惨遭蹂躏的口香糖吐在包装纸里揉成一团,然后丢进垃圾桶,冲对面的伪绅士——或说淑女扬扬手笑嘻嘻道,“天使都不像我这么体贴垃圾袋——天使都不像我这么体贴你!亲爱的维卡!”


“最好赶快下你的地狱去,埃普考西亚。”维克多学着他的样子讽刺又温和地笑,语调沉稳,多么得体的回击!这使埃普考西亚委屈巴巴地在沙发上蜷成一团。


“啊,妈的,维卡!”他眼中闪烁泪花,但夸张的笑容难以抑制,“难道你要在梦中揍我么?绅士可不会这么做啊!我不是你的亲爱的黑天鹅么?”


维克多欲言又止,她的黑天鹅冲她眨眨眼睛,那意味着——“快他妈的说实话”,维克多矜持地理了理领口,埃普考西亚又做了几个令人作呕的拉客的风尘女子的动作,维克多曾经被他强拉着观赏过她们的神奇技巧。


“滚。”维克多简单地回应,“这是你逼我说的。”


埃普考西亚态度暧昧地摇了摇头,将剩下的几片口香糖扔到桌上。夜晚黏着在埃普考西亚的糖纸上,埃普考西亚不愿意明天到来,而维克多也是,因为明日充满了未知。

对此,埃普考西亚不屑一顾地解释:因为人类害怕未知,我逐渐变得越来越像人类了。

“也有可能是我变得更像恶魔了。”维克多沉吟。

“你早该下地狱啦,小绅士小姐,和我一起。”埃普考西亚咧开嘴,维克多似乎闻到了口香糖的气味。


评论(4)
热度(5)

© 劣质芬奇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