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雀/芬奇,退休文手。
我追逐,我叫喊,我渴望抓住我自身的万分之一。

自白

我那无用的罗曼蒂克情怀将我吞噬,一个个谎言是蓝宝石的别针刺过我的面部,我感到瘙痒或是疼痛,几种无关紧要的感觉。

我记得蜻蜓火一样的颜色使它们的尸体在秋天被焚烧…啊,朋友,我的眼睑染了你手上的铅灰,到了冬天你便可以在人群中一眼认出我——那是两潭死水下闪烁着你的光。当我咳嗽不止,形如枯枝,你可以多喂我一些使人沉睡的药物,然后亲手将我埋葬,用你的用不褪色的色彩给予我终结……


评论(2)
热度(1)

© 劣质芬奇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