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雀/芬奇,退休文手。
我追逐,我叫喊,我渴望抓住我自身的万分之一。

未完

他的眼神锐利,瞳孔附近浮动着闪电和珠宝的光芒。
他总在颤抖,好像温暖和寒冷对他来说都是剥皮的酷刑,好像他的身躯已经难以承载他思想的重量。当他木然站立或者坐下沉思时,人们都无一例外地认为那是一截被忧郁压断的削瘦枯枝,所有活物都看不见他为美观而生的皮肉,因为他的表现正是一具骸骨、或是一个死者所表现的。
他早就忘却了自己的名字,也很少向他人自我介绍。他总是在任何一个容易被忽视的角落,神经保持高度紧张,只要一个无心之举就能让他爆发,但身边的面孔和他一齐沉默着;他习惯任由指甲在他无血色的双唇间被牙齿咬得参差不齐,身上每一个器官都属于他,他却不能自如控制;面对血腥他会如同经受殴打般呻吟,或如同孩童与女人那样开始尖叫,他歇斯底里、他的泪水和汗水混合、他的眼皮因难以忍受的刺痛而不断抽搐,可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施暴者。
你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疯子亦或诡异的天才,你不了解他,因为他只是一层表象,他所做的都是过去的事,已然发生的、不可逆转或改变的,并且对你来说毫无意义,唯一对你有用的信息是人们都叫他“W”,那是他原本名字的第一个字母。他说有一百个、一千个、上万个声音在他的脑子里用烙铁烫印、用锋利的刀镌刻下这个形状曲折的字母,于是他固执地认为他就是这个深邃的含义,他是无数个“W”的化身,他是“W”的无限复制体。他于无意间在某本用来垫桌脚的书上看到一个词——“Wasp”,于是无数个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夜晚,他的耳边都充斥着黄蜂振翅的声音,他连声惊叫,逃出他那间受潮严重的房间,随后险些放火烧了整个房子,他的家人得知后对他又是一顿毒打,在混乱中你看见他的表情扭曲,但眼睛里又迸发出火星般的闪烁……最后他没被关进酒窖,因为所有人的脸上都溅上了血。
你曾出于探索不解之谜的目的侵犯过他的隐私,他在日记中写过他曾自焚失败,杀人未遂……以及一些子虚乌有的事——在你眼中。

评论(2)
热度(2)

© 劣质芬奇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