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雀/芬奇,退休文手。
我追逐,我叫喊,我渴望抓住我自身的万分之一。

【双鲸组】Always on my mind.

Gris说了什么,但是Idate没在听。
暖橙色烛光与爵士乐让周遭一切都融化为柔和的浪漫,烛火摇摆腰肢,Idate的目光终于越过去以观察那位浪漫狂热爱好者。Gris那要命的长睫毛在他眼睑下方投下两道浅色的扇形阴影——老套情节,但Gris的一举一动,身上的所有细节:经他一丝不苟梳理过的长发、微笑时嘴角牵起的恰到好处的弧度、放在心口处的右手、以及那睫毛和老套的阴影……无一不显出刻骨的深情。
Gris的嘴唇仍旧一张一合,温和磁性的嗓音因为Idate的走神在爵士乐中若隐若现。
金烛台与烈火般玫瑰,Gris的青柠莫吉托和他面前的血腥玛丽,Idate对于Gris的浪漫偏好嗤之以鼻,并且为他浪费自己的时间而感到烦躁万分——Gris怎么会这么娘?他又为什么这么缠人?
Idate的那些粗话在他的口中滚了一圈,但Gris可怖的强大和诡异的痴情又让他不得不忍耐着,于是他仅仅蹙眉不语,常常在约会时想着他的梦中情人小北极熊或发呆。尽管他极少会装模作样地点头或出声应答,但对于Gris来说,只要这位虎鲸先生在他面前、在他身边,就足以让他感到满足与快乐,Gris的一见钟情在对方眼里看上去荒诞可笑,可这位锲而不舍的追求者就是愿意拼尽一切来让Idate作出不同的反应——一次蹙眉,一声不耐烦的轻骂,或者又一次点燃他的烟。Idate在Gris眼中始终保持迷人的形象。
Gris的话语在此时戛然而止,Idate终于回过神,轻佻地弹了烟灰后扬了扬半边眉毛。
Gris眼中冰冷的灰像是被烛火点亮了,他的目光也像是带着炽热的温度,他和着爵士乐中模糊的歌唱柔声道:“我无时无刻都思念着你。”
Idate一愣。
“请你多给我一次机会,”Gris眉眼弯弯,从他口中吐出的一字一句都像是在蛊惑、在邀请、在告白,“因为你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评论(4)
热度(22)

© 劣质芬奇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