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雀/芬奇,退休文手。
我追逐,我叫喊,我渴望抓住我自身的万分之一。

【佩帕】蓝色星球

丹尼尔老师正在讲课。

帕洛斯同学正用褪色笔往试卷上画小人。
帕洛斯歪歪扭扭地画着,灰色的纸上的小人高高扎起马尾,夸张的长睫毛,两排搞笑的骇人尖牙。

他画的人是全班,贴切点说是全校体育最牛掰的佩利,如果体育满分是30分,那佩利能拿120分。但佩利能拿得出手的只有体育,其他科目的成绩实在是见光死。

帕洛斯无聊地快让整张试卷都快布满动作滑稽的小人了,试卷上被画得又凶又丑的佩利的旁边站着个系头巾的,表情轻蔑,再旁边则是个看不出表情的人,裹着长长的围巾。这些最早被画下的小人已经淡得快看不见了。丹尼尔不知什么时候收拾完了教材,极合时宜地下令下课。

一班人蜂拥而出,抢着去食堂占个好位子,帕洛斯勉强挤到脸色有几分不耐烦的佩利旁边,一阵莫名其妙的拉扯碰撞、推推搡搡后,佩利粗暴地拽着帕洛斯偏大的校服,已经快过了好些饥狼饿虎。

帕洛斯又一次成功利用了佩利,帕洛斯最擅长通过利用人而使自己的利益达到最大。

两个人一路上没有说话,帕洛斯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见到佩利时候的情景。

帕洛斯一走出校门就被一伙人堵住了,被迫走进一条肮脏潮湿的死胡同,那群小混混又要求他交出保护费。事实上,帕洛斯根本没见过那几个人,在他眼里,这些人向他索要保护费,无异于丹尼尔让他完成一张奇难无比的高中数学卷子一样——莫名其妙。帕洛斯不会把自己仅有的那么点破生活费拱手相让,他不会让自己吃亏。

帕洛斯假情假意地摆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嘴里不断说些实际含有揶揄意味的讨饶话和借口,像是一条即将捕猎的毒蛇,等待着一个恰当的时机。

帕洛斯听见巷子口有人说了什么,随后是一个响亮却风轻云淡的“滚”字。
看见眼前本气焰嚣张的小混混作鸟兽散,帕洛斯心里却没有一点释然。

这是碰上黑吃黑了。

领头的是个高个儿,黑发,紫色眼睛,眉眼英气,头巾上有个醒目的五角星,穿夏季校服,肌肉线条令青春期少女们浮想联翩。脸上始终带着一种淡漠的轻浮,但帕洛斯看得见他那股骄傲和戾气。

帕洛斯认得这个人,臭名昭著的高中生雷狮。

他身边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小矮个,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却一点汗也没出。后来知道他就是高中有名的尖子生,叫卡米尔,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张脸。

再旁边就是丝毫也不掩饰自己凶狠神情的佩利。帕洛斯在校运动会上看见过他,在老师办公室也看见过他,帕洛斯觉得他很像一只藏獒,他的忠诚并非忠诚,而是智商太低,只认得一个主人。

帕洛斯不知为何被雷狮拉拢,加入雷狮海盗团,帕洛斯认为,那说白了就是个拥有梦想的小混混团体。心中也曾腹诽过:“在陆地上叫雷狮海盗团?怎么不叫雷狮陆战队?”

但这句话,同藏獒佩利和时不时冒出的叛变雷狮海盗团的想法一起封在他的心底,从未和他人提及。

帕洛斯又想起一件事儿。有一次,雷狮海盗团被人举报,被抓了现行。帕洛斯哭丧着脸忽悠来忽悠去,说得自己似乎与这件事毫无干系,逃过了所有处罚;卡米尔身为尖子生,也只是被批评数落几句,进行了一次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雷狮交白卷、撕试卷,但每逢大考总是稳在年级第三,再加上家里有钱有权有势,也没人敢说些什么;佩利就没那么好过,自己主动揽下大多责任,再加上成绩惨不忍睹,到处惹事,结果不忍言说。

后来雷狮塞给校长一笔钱,佩利的事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一次出去撸串儿,雷狮喝了口冰啤,极淡然地说那是小钱。

帕洛斯清楚那应该是笔不小的数目,对雷狮来说虽然只是鸡毛蒜皮,但是真要想办法拿出手,也应该不太容易。

帕洛斯身为孤儿,觉得这种行为十分怪异。他从来只知道,要是想让自己好过,像高中部那个以老实巴交出名的安迷修那样是不行的,所以安迷修向来是雷狮挂在嘴边的笑柄。

帕洛斯想起那天雷狮喝完冰啤的样子。

凹凸市的夜晚很喧闹,各色的霓虹灯闪得让人有些烦躁,闪闪烁烁,变幻不息,远远望去就是一片直晃人眼的彩光。帕洛斯不适应地眯了眯眼,雷狮却仍旧不为所动地凝视着繁华。

“自己人的未来、前途,总不能让自己人毁了。”

评论(7)
热度(47)

© 劣质芬奇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