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北就如同敛起利爪的猛兽,屏息藏匿在漂浮于我身后的浓重迷雾中。
耳畔边爆裂开一些令人痛苦不堪的声音。这是在黑夜中的黑猫不知为何发出的惨叫;那是单身的、总充满着怨念的女性的碎碎念;还有婴儿活力过剩的哭声。
我恐惧它们,放慢了脚步,又害怕它们追上我,将我拖去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疯跑着,比任何一次都努力地,逃跑着,逃跑着。

【佩帕】蓝色星球(2)

于帕洛斯而言,别人的未来与他毫无干系,而自己的未来则需要用他人的未来做坚实的基石。帕洛斯一直都是踩着他人往上爬,只有他人作为自己的垫脚石,才会让没有目标的帕洛斯感到片刻的欢愉。

帕洛斯被这堆麻烦的破事搞得心里有点烦躁,等到回过神来,平日总在身边吵嚷不休的佩利已经没了影。

帕洛斯抬头,发现佩利正与一个学弟上演田径版速度与激情。

帕洛斯知道单凭他一己之力是无法让佩利回头的,这个见到学弟狂奔超在他前面就理解为挑衅,本能地进行捕猎性追赶的人,愈发向藏獒这一印象靠拢。唯一能让佩利停下的,只有胜利和雷狮的最后通牒。

佩利也是个疯子。

帕洛斯没心思管他,佩利不可能追不上那胆大包天的无知小毛头,他不...

【佩帕】蓝色星球

丹尼尔老师正在讲课。

帕洛斯同学正用褪色笔往试卷上画小人。
帕洛斯歪歪扭扭地画着,灰色的纸上的小人高高扎起马尾,夸张的长睫毛,两排搞笑的骇人尖牙。

他画的人是全班,贴切点说是全校体育最牛掰的佩利,如果体育满分是30分,那佩利能拿120分。但佩利能拿得出手的只有体育,其他科目的成绩实在是见光死。

帕洛斯无聊地快让整张试卷都快布满动作滑稽的小人了,试卷上被画得又凶又丑的佩利的旁边站着个系头巾的,表情轻蔑,再旁边则是个看不出表情的人,裹着长长的围巾。这些最早被画下的小人已经淡得快看不见了。丹尼尔不知什么时候收拾完了教材,极合时宜地下令下课。

一班人蜂拥而出,抢着去食堂占个好位子,帕洛斯勉强挤到...

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你最喜欢去哪里旅游呢?我最喜欢去赛伯坦星

庭雀。 回答:

赛伯坦星吗?略有耳闻,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去看看。最喜欢——在安稳的家里旅游啊。

困倦

被孤独扼紧咽喉后

聒噪中眼睫也悲哀地垂下

少女渴求魅妖的垂怜

任由荆棘刺入皮肉

时间并未因鲜血停留

虚掩的黑木棺柩

探出骷髅孤独的手臂

在乌鸦啄食腐肉时

盗花人正小心翼翼地

偷取着美艳的生命

神明与光不曾眷顾

痛苦的轮廓与贪婪重合

神匆匆中忘却于此驻足

纵使傲然盛放

在践踏间也瞬间飞散而逝

随意逃离

飞奔在快乐之中

枯树旁的长影

仍在眷恋

化为尘土的新娘

© 庭雀。 | Powered by LOFTER